沙巴体育_足彩胜负14场-中国竞彩网首页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协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 政务公开 / 新闻动态 / 图片新闻

黄河岸边书声琅

来源: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 2020-07-29 09:18    编辑: 陈悦         

  卓玛老师耐心辅导学生。

  课余时间和学生打成一片。

  老师们在利用休息时间交流备课。

  心理辅导室内,学生在沙盘里摆出自己的内心世界。

  在老师的特殊关爱下,鲁姆茨仁(左二)和同学们一起,享受教室时光。

  近年来,玛沁县坚持把优先发展民族教育、提高人口素质纳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全力推进教育健康发展,教育质量和水平不断提升,通过不断强化教育硬软件建设,办学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本报记者李兴发摄

  大山腹地,绿草如茵,滔滔母亲河从巴颜喀拉山谷奔涌而出,在流经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拉加镇的时候绕了一个弯,宽阔的“臂弯”搀挽着充满生机、绿意盎然的拉加镇。

  路过拉加,再走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便是玛沁县城所在地大武镇。在海拔近4000米县城中心地带,坐落着果洛人熟知的学校——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

  清晨,太阳越过山巅,高原上的第一束晨光照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孩子们拿起课本,琅琅书声荡漾在碧空之上。

  爱心

  初夏时节,玛沁草原,格桑花开得正旺,犹如孩子脸上的笑容一样灿烂而明媚。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上课铃声,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万春香拿起课本开始讲课。

  “好,下面我们开始回答问题,会的同学举起手!”

  老师话音未落,孩子们齐刷刷地举起手,眼神里装满了期盼。万春香微微侧头,朝着窗户边最后一排的位置望去,欣慰地点点头叫道:“鲁姆茨仁,你知道答案吗?”

  “老师,我知道……”角落里传来一声颤巍巍的声音。

  鲁姆茨仁是三年级二班的学生,今年13岁的她和其他孩子们略有不同。出生时,是早产儿,由于脑发育不足,肢体残疾,生活无法自理。曾经,父亲扎西东智想的是:“娃只要健康地陪在我们身边就行,上学想都不敢想。”

  12岁之前,小鲁姆茨仁一直和母亲生活在老家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父亲是果洛民族高级中学的一名老师,常常是顾上工作顾不上孩子,2019年,他将孩子带到了玛沁县,每次当他路过小学时,都无比羡慕那些奔跑着去上学的孩子们,于是,他下定决心要让鲁姆茨仁进学堂。

  2019年3月的一天,学校开学已经一个星期后,扎西东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带着鲁姆茨仁来到了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看一看学校能不能收。

  “见到的第一位老师是教务主任美多,了解到情况后,美多老师说放心地把孩子放到学校,走的时候还摸着鲁姆茨仁的脑袋,亲切地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去上课吧!”回忆起一年前送孩子上学时的情景,扎西东智双眼噙着泪花。

  学校收下鲁姆茨仁后,原本该高兴的扎西东智又有了新的担忧:“娃上厕所怎么办?”“二年级的课能不能接受?”“上学来回怎么办?”“老师会照顾吗?”

  “刚来时,我们给其他同学讲,要平等对待鲁姆茨仁,给她输入坚韧不拔的信念,让她树立信心。”万春香告诉记者,鲁姆茨仁刚来时,一站起来就冒汗,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写一个字要花费比常人更多的精力,常常是写完一个字,后背流一身汗,下楼梯、上厕所也非常不便。

  面对有点特殊的鲁姆茨仁,老师、同学都积极帮助她,上下楼梯时搀扶着,课间时主动交流,用爱心和责任呵护着鲁姆茨仁,渐渐地,胆小的鲁姆茨仁越来越喜欢回答问题,很多事情她都可以独立完成,成绩也在稳步提高。

  “对英语有着极大的兴趣,英语口语获得全班课本剧表演一等奖,每次考试都能考八九十分。”万春香告诉记者,上个月全班同学还给她过了一个生日,孩子非常高兴。

  今年因为疫情原因,学校4月1日才开学,她每天给父亲说:“爸爸,我做梦都想去上学,快带我去学校吧!”她说和老师们在一起时是最开心的时候。

  “我要感谢第一民族小学的校长、老师们,把我的孩子照顾得这么好。”如今,父亲当初的担忧也不复存在,并对孩子的未来充满着希望:“我想十年后,我的女儿一定会很优秀。”

  变化

  1988年,卓玛走进了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的校门。几排瓦房,一个土操场,这是卓玛眼里学校的全部。

  从“一支粉笔”到多媒体教学,33年过去了,卓玛作为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工龄最长的一位老师,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高原学子,也见证了学校的发展和变化。

  对于玛沁人来说,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承载了太多的记忆。“这是我们县上第一所小学,玛沁县甚至其他几个县上很多人都是在这里读过书。”卓玛说。

  1959年,原名为红卫小学的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正式建校,成为县上第一所小学,全部学校,就是几间土坯房,一片空地。两年后的那个9月,学校搬迁至大武镇,几十个学生,三四个老师,每天清晨,总有琅琅的读书声从这里传出。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个班只有20多名学生,全校不足300名学生。”“外面下大雨、教室里面下小雨,上一节体育课就能得一次感冒,外面吹大风,嘴里全是土……”那时候,基础设施非常落后。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

  2007年以后,师资力量逐渐增强,学生数量逐年上升,学校基础设施更加完善,那些曾经的艰苦岁月已渐行渐远。随着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人、财、物、力、智等源源不断向学校汇聚,巨大的变化在这里发生了——综合楼、图书馆、实验楼、操场、风雨操场……一个个项目相继落地实施,人们印象中的那个简陋破败的小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采访中,我们还了解到,这所学校最大特色还属每周五下午的“第二课堂”。

  一年级二班的数学老师昂毛是心理咨询室的辅导老师,每周五下午,当她打开心理咨询室时,孩子们像来到了游乐园一样开心。“我们的咨询室设了团体活动室、阅读区、情绪放松室、音乐放松室等,有适宜孩子们放松的手工制作、身体按摩仪还有各类书籍,孩子们非常喜欢来这里,平时我还会定期为单亲家庭的孩子、留守儿童做一些心理辅导。”

  “我们的兴趣班规模不大,但课程设置可不少,一共有8个功能室,包括科学、美术、音乐、计算机等课程,孩子们上兴趣班的积极性非常高。”昂毛说。

  周五下午第二节课,学校老师准时走进教室,此时,他们面对的不再是自己班上的学生,而是兴趣小组的学员,他们的身份也转变为兴趣课的指导教师。从2003年在全县率先开展“第二课堂”,如今“第二课堂”已经成为学校的一张金名片。

  模范

  人间最美的笑容是妈妈的笑容,但在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的孩子们眼里,还有美多老师的笑容。

  1974年出生的美多,刚刚参加工作时在玛沁县一所乡村寄宿制小学任教,2000年,她来到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从一名普通的数学老师到现在的教务主任,她的心中始终是学生最大。在学生眼里是可亲可敬的“美多妈妈”,在当地牧民群众心里是靠得住的“盖尔干”(藏语老师的意思)。

  眼前的美多鹅蛋形脸庞,扎着利索的马尾辫,身穿一身简朴的藏服,上一节课还没下课,美多便拿起课本匆匆走向三年级二班,这节课是她的数学课。“我要提前去,看看鲁姆茨仁。”

  爱孩子,才会爱教育。美多是教务主任,也是三年级二班的数学老师,记得当初鲁姆茨仁刚来到学校时,美多就说了这样一句话:“孩子放在我的班上,我才能放心。”

  她的心里装着每一个孩子,但最让她放不下心的还是鲁姆茨仁,因为身体协调性不好,每次上下楼梯她都亲自跟在身后,数学课生怕鲁姆茨仁听不懂,课后又专门做辅导。她清楚地记得鲁姆茨仁第一次数学考试考了18分,但在她的心里,这个分数比100分更珍贵。

  现在上小学的孩子们基本上都是“10”后的孩子,“70”后的美多在教学方法上也不断融入创新元素,积极调整授课模式。在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她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各级各类教学竞赛;她撰写的教学论文、随笔、案例也多次获奖;她注重文化课教学,也注重学生各方面能力的培养……

  “您认为小学阶段主要教会孩子们什么?”

  “养成教育很重要。”美多说,作为一名小学老师,教会孩子们养成好的行为习惯至关重要,她也将这项工作始终贯穿在自己的教学工作中。

  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上坚守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教务处主任,她还要负责全校教师教学工作安排,几乎每天都是最早到办公室,最晚离开学校,因常年高强度的工作,美多患上了重度腰椎疾病,但她从没有怠慢过工作,至今也没有成家,她把所有的心血全都花在教育工作上。

  2014年玛沁县优秀教师、2015年果洛州优秀共产党员、2017年沙巴体育:“最美教师”、2018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一本本荣誉证书印证了她的坚实步履,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在三尺讲台,用坚守和付出树起了模范,激励着身边每一位教育工作者,也温暖着每一个学生娃。(孙海玲)

  采访手记

  共育花蕾静待花开

  从西宁前往果洛,一路上,感受最多的就是一个又一个急弯和一座又一座大山。当车跨过最后一个弯道,眼前豁然开朗,我们来到了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

  初夏时节,一望无际的绿草原延绵至天际,坐落在玛沁县街边的第一民族小学校区尤为显眼,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年轻的教师正带着学生在宽阔的篮球场上运动,笑声在校园回荡。

  五年级四班的加格拉毛大方地谈着自己的理想:“我长大了想当老师。”可是当时间回到几年前,若你问同样的问题,不少学生会回答说:“像爸爸妈妈一样去放牛放羊”。

  改变,源于全县持续开展控辍保学工作,坚决打赢控辍保学攻坚战;不断加大教育经费投入力度,保障教育优先发展;继续优化教师队伍培育,着力提高教师综合素质等各项工作的深入开展。

  “全县现有各级各类学校31所,全县义务教育巩固率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各项主要指标在2018年巩固的基础上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2019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85.97%,比上年提高15.1%;控辍保学各项指标完成率100%;7周岁入学率100%……”县教育局党委办主任张晓元介绍。

  一组组持续上升的入学率,一笔笔教育上投入的真金白银,映照出孩子们最灿烂的笑容。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近年来,玛沁县坚持把优先发展民族教育、提高人口素质纳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全力推进民族教育健康发展,教育质量和水平不断提升,通过不断强化教育硬软件建设,办学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也正是因为“大手笔”的投入,当地人才会忍不住地感慨:草原上最美丽的建筑是学校!

  如今,孩子们的梦想有了更多的可能——当老师,教书育人;当医生,救死扶伤;当篮球运动员,为国争光……在玛沁县第一民族小学的校长扎西措看来,孩子们的转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近几年来各级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投入和关怀,硬件提升了,学校变得“高大上”了,孩子们有了更多的学习资源,学习劲头足了,眼界更开阔了,也为梦想插上了飞翔的翅膀。(孙海玲)